人类的脑袋无奇不有,冥钞上的人头肖像,按中国人的传说即是阎罗王。不明不晓不理解,他老兄在人间,到底埋下多少按柜金在瑞士银行,否则人间的工厂,怎的可以帮忙他印刷钞票?

 

最最不可思议的是,人间通用的钱,为啥不是阴间的人帮忙铸造?

 

邻家老头,逢年过节,我行我素,就地门口骁勇的烧金烧银,儿子、媳妇也沿系传统,死抱琵琶不放,继续努力的烧烧烧,乌烟瘴气漫天飞扑。遇上门口龙卷风,灰烬斑斑点点,无孔不入,要抹个老眼昏花晕陀陀。善后,必须用上半公斤红色班纳杜,细心研磨成粉状,野火狂烧般的吞吞吞。曾经语之,何不拎去楼下大铁桶?孰知老头一脸包青天,装聋作哑。

 

日军还没入侵新加坡,还没因为钓鱼岛撞船事件而开始砍杀人头之前,甘榜人的最爱,即是与鸡鸭,与老鼠,壁虎,青色大苍蝇等,七早八早,喋喋骂战不停休。本来是我老妈的拿手好戏,惜哉当年山雾朦朦,忘了申请专利权。邻家老头拜祭的父母,固然比我老妈二、三十年代更早更老远,几曾见过政府组屋,发梦都想不到。

 

门口烧金烧银?古早古早死了的人,竟然也懂得乘踏电梯上门来?哈。

 

冥间汽车,油站设在何处?过长堤油缸是否也该半满,直叫倍缘疑竇三千丈。

 

倍缘是五十年代的产物,年轻时期就对烧金烧银存在很大的疑惑。我问老天,今夕是何年,实在无法理解,现代不乏摩登年轻之人,盂兰节竟然也盲目的继续努力烧烧烧,不可思议也!

 

若是父母,因为老骨头不方便,捎下圣旨烦你帮帮忙,情有可原。改天若轮到自己死了、没了,千万莫老套重演,既破财又破坏环保。

 

清高无级的天上,没有污染,没有尘埃。人间供奉之种种,天上根本不会有,也不管用。地上一切,还归大地,翱不了清高无级的天,唯独地上阴间,才会派上用场。

 

烧金烧银?阳间之人又如何确定亲人,准是在地上阴间?

 

偏爱烧金烧银者,死后自自然然进入阴间鬼神界,亦即平生已为自己的灵魂,预先铺路开道了。炎黄子孙传统的习俗,祸延一代又一代的人,与鬼灵结缘而不自知,哀哉。

 

马来人、印度人、欧洲人从来都没烧金烧银,死了在灵界,莫非统统变乞丐,惨兮兮乎?因为三餐没温饱,莫非全部都要在阴间,每天要看炎黄子孙的脸色,当男佣、女佣或私人司机?

 

套用倍缘以前的旧作(传统的大盲点/),‘ ----------- 几千年来,中国人的钱就是,一大桶一大桶,无数无量,没完没了的化成空气,谓之冤大头。若能化成金银珠宝一线牵,横---- 叮叮叮叮叮,可以绕地三吊;竖---- 咚咚咚咚咚,可以直透月宫

 

金碧辉煌的金沙赌场,虎年伊始,一日之间,像雨后大蘑菇,突然隆重破土而出,那三座宏立的世界级建筑,恰好象征七、八十年代出生的你,新新时代的你,运键如飞的你,英语呱啦呱啦的你,若仍旧沿袭传统,万里长征,没完没了的烧烧烧,岂非笑话?

 

[ ]:在新加坡,政府组屋门口烧金烧银是犯法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倍缘 的頭像
李倍缘

五金店

李倍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