舞水端一别,匆匆两个月,别来无恙。据说创世纪之初,西天的‘阿马’,错把阁下的‘纯金蛋’,山雨朦朦,斥之为高丽‘煎蛋’,品德下下。

 

南方青瓦台女道长,今时今日,已是‘真人’一个。最近与这西天老马,志同道合,你侬我侬,打从立夏`毂雨,劲直海誓山盆,正在进行一道韩国招聘名菜--‘撒德煎蛋’。不必‘如是我言’,阁下老早就风闻了。

 

南海风云际会,大浪排空,卷起千堆雪。正是:春花秋月何时了?阁下应该俯首称庆吧,盖通货膨胀,手头上的‘999’金蛋`真蛋,暂可不必无厘头状的抛向地南去,养精蓄锐,省钱省力矣。

 

大无畏的习大大,大大大,为主权`为九段线星罗棋布,这一趟,鸡鸡蛋蛋弹弹机机,隆重登场,五光十色,不战而屈人之兵,退敌千里。此情此景,等同间接为阁下,打造了一个美丽的长假。阁下应该翘起二郎腿,舒舒服服,在水一方的云端办公室,迤迤然,尽管努力吞云吐雾去!

 

山人朦喳喳的是,既然阿马唱丧阁下的999金蛋是膺品,干啥万里迢迢,不辞劳苦,搬来‘撒德’先生?

 

项庄舞剑,路人皆知。贤弟一路来伟大的‘金蛋秀’,站在地球某个角度上而言,未必是坏透透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倍缘 的頭像
李倍缘

五金店

李倍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